卷卷卷~
 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。我时常想好好的和父母在一起。多陪陪他们。后来,才知道我们其实各自有各自的生活。父母是很现代很开明的父母。自由,自由的精神,自由的意识,还有自由的空气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 这几天在家。忙着画画。忽略了很多东西。深夜的小城总是静悄悄。午夜后就已经没有人影的街道,是我画画时最爱看的景致。最近很顺利。很充实。很满足。

             或许要走很多路。还有很远的路途。但是我注定一生都要泅游吧。因为我爱这我暂时还比不上任何人的艺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•          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    辗转反侧。这是上了火车以后醒来的第三次。很难再入睡了,因为暖气着实燥热。上车前就是口干舌燥的快要生病的样子,今早醒来,就已经貌似说不出话了。

          窗外已经是白雪皑皑,车上许多人喜悦的叫喊,看的出,是真的喜悦。我探头看了看,雪是真大,像是没有边际的白,这让我想到了死亡。原谅我在这里突然说道死亡,因为不远处聚集的好多人,看的出来,那是车祸,车上嘈杂的讨论着,我想大家会议论着一段时间,因为在无聊的车上,这是很少有的谈资。火车隆隆的走,很快眼前的景色早已经抹去了刚才的事故,一干二净。我听着话题似乎也要转变了。起身准备起来,发现自己真的是陷入孤独了。四周的人都不在一个频道,没有人可以好好的说说话。想着起来该和谁套套近乎。终是在倒下一次又一次后,起身下了梯子,洗了把脸,就坐在椅子上动都不动。周围的人都在吃饭,我突然很憎恨自己什么吃的都没有带,不是因为我饿了。而是这样看起来,我似乎最窘迫。我当即打算等推餐车的人来,马上买份难吃又贵的饭。因为不能无所事事一天。在火车上没有同伴的好处是,可以和天南地北的人交流,至少可以听听。我环顾四周,这就像是选择频道,车上有好多撮群众。我需要好好的选择一撮。 从起床开始,就听到一个一看就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,声音高亢,浑厚,流利。一看,手舞足蹈,神采奕奕的那个就是他,现在就先称呼他做得意男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吹牛的过程中。我越发的觉得恶心。因为从市井小事到国际政治。他全都得意的批评了。在我准备转身的时候。围来了一群黑衣人。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警察,突然的嘈杂我是最接受不了的,因为这种时候什么都听不见。只见得意男就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给拖走了,面露窘相。焦急的红了一片。我心想,人真的不能太外露了。霸气外露什么的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的。事后才知道是因为得意男用的是单位给的票上车,结果那票在元月十五就过期了。被当做逃票的给带走了,不过也算是让人耳根清净了一会。

          时间过去了三四个钟头。我没有闲着,拿了之前带的杂志,假装很认真的在看。其实,很少看进去的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旅途会显得这么孤独了,已经不是第一次坐这么长的火车,但真的这次是最难熬的。边上睡着的是一个身高不高,不胖不瘦的,沉闷的男人。一句不吭。我想怎么也看起来有个35了,这么安静是不是缺少阅历了。在我下车以后想过。他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过。 其实我也异常的沉闷,我也确实喉咙疼痛。说不出话来。我看身边坐着的女生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样子。就问了问大概的情况,我的声音似乎成熟了不少,我随口问了句怎么称呼。她道:江燕平,可以叫我江燕,也可以叫我小平。  我当时就愣着了,一下子碰到2个熟人的名字,气氛尴尬了。 许久没有说话。忘记是怎么天就黑了。这时候我已经买了一盒盒饭,还顺道在鹰潭买了2个鸡腿,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。 雪到了这时候已经化了差不多了。过了鹰潭。似乎就是福建。雪很适时的消失了。天也适时的黑了。

         这段时间。车一直没停,似乎是没有多大的站了。我也安静的看着窗外。满脑子都是小卷的样子,可爱,讨巧,大大咧咧的和我逗笑,叫喊着饿了饿了带我去吃饭,好看的头发好看的你。到这,就知道这位小卷,是我的女朋友。也是将来要一起生活的妻子。很难形容是有多思念,但是心里就是挂念的忐忑不安。回想着一路上过来的种种,像是电影,对不起,我知道这么说有些俗套,但真是像影像一样划过,留下的只有开心的记忆。人是很奇怪的动物,你不会知道自己爱一个人到了什么地步。一旦分开,思念就如潮水一样涌来,我没有湿红了眼睛,只是看着窗子,玻璃上都是她的脸。想着,可以欣慰的笑了。一个人沉醉了许久,车终于还是靠站休息了。已经夜里9点了。这时上车的是一位老人,老人家是那种传统的六十年代装扮。我对这样的老人有特别的感受。除了尊敬,还是尊敬。仔细打量,能够看到几十年的历练。老人家安静,小心。静静坐着,没有看我,没有说话。只是直直盯着前方。很让人尊敬的样子。列车熄灯了。又隆隆的行驶起来,但是微光下,看到了一张一张的脸,有镇定,有欢乐,你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故事,也可以倾听很多很多过去。老人的过去也许快乐也许悲伤。 是我怎样都猜测不到的。人们纷纷上床休息去了。这期间我不时的发短信给小卷还有爸妈。爸妈一条都没有回。小卷倒是每条都回了。我很幸福的笑了。我怕自己永远是一个人,珍惜能够珍惜的,我只能做到这样。准备睡去。怀着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等我的忐忑直到下车之前。

          我一个人低吟了32个小时。在到家的车站月台前,灯和爸妈的身影。打破了我的不安。我不用低吟下去了。只用一直走在他们身后。后来我真的想过。没有人可以一个人一直下去。

         这年。我开心的笑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  这周是动画实作班的第一周。明天又是新的开始。又要早起了。真是难熬啊。虽然好累好烦。但果然还是要撑下去啊。

       面熟的老师明天还是依旧面熟吧。再练练吧。没有理由会输给别人对吧。即使再不喜欢。也不能输给别人。好好加油吧。

       以后插画是会越来越少了。还是要多画多画。现在有了小卷。真是给我的画多了好多内容,更一张夏天的小卷和我。

  •             我尝试着要去夺走它的呼吸,但最终的发现,没有什么是它所畏惧的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  作为猫来说,也许,早已经摒弃了对人类的厌恶和惧怕。相反的,它会向我投来微笑吧,至少我意会了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   这是第三天,第三只猫,出现在我的桌上。说实话,黑色的猫对我来说,往往是阴暗的。我看着它,不,是他的眼睛,我想我的想法是被他知道了。他轻蔑的在我的桌上踱了个步子。径直的走向了阳台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猫永远会比我更加理解对方。天空银灰。他望着一动不动。是在遐想未来10年。还是。下一步的去向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我对自己未来的十年,毫无概念。思考。无非是循环反复的。拉链,也是循环反复的。我更愿意现在去驱赶他,这,一样也是循环反复的。我想几天以来,他已经决定这是他的第一百个家了吧。应该是。 所以驱赶他。人类除了怜爱,还是要有威严的,虽然我真的只是,害怕黑色的猫。

              我不敢抱他,我很想知道,除了抱出去,还能怎么赶走他。我试着问了他,从哪里抱起?

               他默不作声,因为他理解我,他知道,这对我来说,太难了。

  •  

    阳光总是在午后穿过寝室通透的门窗映在各个地方,窗外的阳光是那样慵懒,这是夏天。

    夏天总是短暂的。永远有人嚷嚷着夏天的短暂,那样慵懒是会慢慢消失的吧。窗外总可以看到阳光里不小心透出的蓝和刺眼的绿。

    但我从没在这里看过日落离开暖暖的窗台。因为二楼的关系,看到的日落都是被遮挡住的吧。所以,我更希望是住在三楼或者更高一层的地方。但。千万不要再高了。

     

    住在二楼总有住在二楼的好处,低头看到的人一样可以抬头见到你,天气慢慢热的难以置信,不是那种火热的太阳,但是却闷热的不舒服。所以当阳光舒坦的时候,往往看到攒动的人头,都是极其难受的。所以我是一个适合独自生活的人,永远希望有个世界是安静的,有个世界的阳光,是给我独自拥有的。

     

    二楼的拐角是这层楼的终点。所以寝室是最小的吧,所以闷热的更加难以置信。楼下是被拉合了无初次的黑铁门,有人曾经无意识的撞上了那门,门开了。黑暗甚至在瞬间被光吞噬了,在楼下和楼道拐角的地方,有只我不认识也不认识我的猫,不胖,不大,不亲人。所以我不曾去搭理过它,毕竟。我有点怕生。

     

    对。我就是怕生的人。所以有表演课这样的事情。我是真的很不可思议的去忍受的。我敢担保。演戏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我对那样的做作的表演者都是充满敬意的。无限的敬意。我不可能指着谁的头发说那是你美丽的灵魂。我做不到,我没有办法在瞬间感动的恸哭起来,我同样没有办法突然胸口能感觉到有一股什么东西出来,入戏?对不起。我真的做不到,我会尽量尝试,但我知道改变不了什么。性格使然,我不希望为了谁改变自己,除非是小卷希望我改变什么。我知道自己会听你的。什么都听。当你知道表演课结束时候的那种豁然,就会知道自己是有多么憎恨这课了。知道结束的时候,那种感觉真好。日落什么的,也许在那时候,就看到了吧。

     

    转眼这学期也要过去了,度过了1年了吧。我学会了什么,又改变了什么。时间的空闲和慵懒都是自己造成的吧,无所事事,惶惶终日。我什么都没有变,反而我失去了起码的努力和方向吧。我就要20了,想想自己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了,没有花季,没有什么值得回忆,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死去活来。生活是不是没有温暖了呢。不,我当然觉得不,我或许在短暂的能数的出的天数里,发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你,这才是生命的温暖吧。这个温暖就好像石榴被拨开时往外飞撒的透明果实,被阳光照射却依然青涩的粉红,通透,却满溢而出。

     

    我会在睡前喊喊你,想想卷发是怎样慢慢长出来的,阳光映在你的头上是舒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。

    学习?努力?目标?成功?一切是那么遥远,也那么现实。上帝,能不能先暂时的让我放下一切。什么都不用去思考,什么都不用去想。只要和你一起。我有很对不起很对不起的人,心里的歉意真的好深,但是记得这样一句话,很多人是不需要再见的,因为只是路过而已。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。所以我只想和你一起,好好的走下去,只想暂时的忘记一切的烦恼,责任,压力,不需要缓不过气。我真的期盼这样。即使是在梦里,但欣慰的就是,你真的和我一起,这真的不是梦。希望不要嫌弃我。不要抛下我。

     

      我想和你一起拾起记忆的时候。摸到的是温暖。和灿烂的阳光。